梦17_发现生活_发现美!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不时有道路被冲毁,山水很清澈的流下来,冲毁路基,但对于行车则很难,无论是骑车还是开车不得不小心翼翼。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终于我们来到坍塌处,上面冲下来的泥石流很多,对面有一台铲车在工作,但量太大了,显然力不从心。这面几个武警战士在架设电台,三个警察在堆积的泥石流上面拍照似乎寻找什么,但愿没有人员、车辆遇难。这时看出徒步者、骑行者的优势。先是徒步者小心翼翼的两脚泥过去了,接着骑行者卸掉包裹,扛自行过去了,再返回取行囊,几次倒腾就又上路了,而同是骑行的摩托车就只能眼巴巴了,开车呢,更只能听天由命了。问维持的武警什么时候能抢通,回答很专业:“请退后慢慢等候,修好后会通知你们通过的”。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就怎么大工作量实在让人泄气,我看不会短时间能通过了,就先返回找地方拍照吧,刚好不远就是著名的“米堆冰川”,50元门票开车进去了。景区的人很少,我们边走边拍,一直到观景台。我今天早上起来状态就不好,很疲惫也很困,走路也不如前几天,身体疲惫了。这里海拔是3900米,有些气喘,实在不想向前走了,干脆在木地板上趟起来,晒太阳实在舒服。而小曹说都到了这里一定要触摸到冰岩,结果他自己下去向里面走了。我同晓夫留原地拍照、歇息。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景区有个藏族小姑娘再卖饮料,晓夫买了两瓶可乐,每瓶十元,不算便宜。这时景区只有我们两个游客在闲聊,小姑娘过来递给我一瓶红牛饮料,说“送给你”,我说不爱喝这个,她又递给晓夫,晓夫也没要,我说你给别人吧,并一指过来的人,小姑娘则说:“我不喜欢他”,结果打开自己喝了。这饮料是她卖的最贵的,要15元。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她问我们来自哪里,去哪里?闲聊中她说最远到过成都,听说我们去过色达、亚青后,说她们这里很多人人都去过,她有三个哥哥在色达出家。她问我有没有色达照片,我把手机里拍的给他看,结果她拿过去就仔细的翻找,有游客来买饮料也不管了。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又过来一些给游客牵马本地小伙子也围拢过来看我的手机,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手机都不知道传到谁的手里。我看一个小孩也来闹腾就把兜里的气球给他,又给这些年轻人抢去了,吹大后玩起了排球。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小曹去了很久也不回来,看来距离是不短啊,这时又来一批上海的游客,一个姑娘一直用手机做各种姿势的自拍吸引了我们的镜头,而我的那台富士617被晓夫扛下来用,也很吸引游客的眼球。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最危险的一次在西藏、在通麦天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