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17_发现生活_发现美!

哈罗创始团队股权质押给蚂蚁金服


哈罗创始团队股权质押给蚂蚁金服            

▲哈啰出行CEO杨磊

作者 | 陈维城

编辑 | 陈维城 陈诗怡

10月18日,哈啰出行仍在寻找融资之中,或向其大股东蚂蚁金融再融资。

据天眼查工商信息平台显示,哈啰出行CEO杨磊、执行总裁李开逐、COO韩美、CTO江伟4位联合创始团队将各自在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哈啰出行主体公司)部分股权质押给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蚂蚁金服CEO兼董事长井贤栋。质押股权数为962万,共计质押股权8.52%,具体质押金额不详。目前哈啰出行估值已超过20亿美元。

对此,多位接近蚂蚁金服的人士表示,这是上一轮投资的钱交割需要时间和流程,有时会先以过桥形式。

不过,另有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士认为,上一轮蚂蚁金服注资哈啰单车(更名前)是在6月份,如果是上一轮投资交割,应该早已完成。哈啰出行创始团队将股权质押给蚂蚁金服,大概率表明哈啰出行“缺钱”要融资。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哈啰出行并无回应。

4家公司占永安行低碳股权8.52%

事实上,这并不是哈啰出行首次质押。工商信息显示,哈啰出行所属公司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曾在2017年7月25日-2018年3月31日将浮动数量的共享单车动产质押给上海云鑫,获得10亿元借款合同。

股权质押意味着或有融资计划。对于今年4月和7月市场有哈啰将融资7亿美元和10亿美元的传言。哈啰出行CEO杨磊曾向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表示,“我们肯定在融资,由于公司此前是中外合资的公司,目前正在搭建VIE(可变利益实体),有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大家。”

据天眼查工商信息平台显示,9月30日,哈啰出行主体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股东宁波骏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宁波仕贤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宁波鑫仟顺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宁波赤盈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分别向大股东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出质股权67.9369万元、47.494万元、33.521万元、812.7035万元。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蚂蚁金服CEO兼董事长井贤栋。

工商信息平台显示,宁波骏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宁波仕贤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宁波鑫仟顺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宁波赤盈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在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占股比例分别为0.6018% 、0.4207% 、0.2969% 、7.1993%,对应认缴出资额与上述出质股权数一致,共计质押股权8.5181%,总额961.6554万元。

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注意到,宁波骏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宁波仕贤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宁波鑫仟顺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宁波赤盈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法定代表人分别是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兼COO韩美、联合创始人兼CTO江伟、联合创始人兼执行总裁李开逐、联合创始人兼CEO杨磊。

成立于2016年9月的哈啰出行,是出行行业的一匹黑马。2017年10月,永安行低碳科技与哈啰出行合并,业务由哈啰出行负责。一年时间内还完成多轮融资,更有蚂蚁金服与复星集团领投超5亿美元的D轮融资。

今年6月,永安行低碳科技与永安行、上海云鑫及其他相关方签署了《增资协议》,上海云鑫对低碳科技增资18.94亿元。交易完成后,上海云鑫将持有低碳科技36.73%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目前哈啰出行有45位股东,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大致估算,哈啰出行管理团队所属公司占其中13家左右,共计持股比例15.5444%,意味着是公司第二大股东,如今质押股权8.52%,管理团队还持股7.0244%。

当时永安行公告显示,对哈罗单车增资的整体估值为14.86亿美元。经过上海云鑫的注资,整个估值已超过20亿美元。

布局大出行 行业普遍亏损

今年9月份哈罗单车宣布,公司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更名后的哈啰出行还公布了与上海申通地铁集团“地铁+单车一体化智慧接驳”的合作计划,并联合首汽约车、嘀嗒出行、高德地图等多家出行服务商共同构筑智慧出行平台。

10月12日,哈啰出行正与合作伙伴在上海、南京、成都三个城市试点上线打车业务,目前只能呼叫出租车,据悉该业务陆续会在全国80座城市开放。

事实上,共享出行领域竞争非常激烈。目前出行巨头滴滴依然亏损390亿元。美团更新招股书显示,摩拜单车26天亏损4.07亿元。ofo小黄车更是拖欠凤凰自行车货款 6815.11 万元尚未还清。

“今年4月份我们一些运营数据已经位居行业第一了。”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介绍,蚂蚁金服的数据显示,哈啰单车占据共享单车市场50%的市场份额。超过100个城市盈利。

而哈啰CEO杨磊告诉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哈啰单车在100多个城市盈利,但公司整体仍是亏损状态,因为研发投入很大。

融入阿里生态

“今年10月哈啰出行将接入嘀嗒出行,并与首汽约车开展网约车业务合作,与高德地图也是类似合作,与饿了么则是在生活服务上合作。”当时,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向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介绍。

哈啰出行也将和阿里系企业有更多公司合作。9月份,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在年度全球投资者大会上指出,未来阿里将通过饿了么,赋能“商户、用户、物流”三大版块,全力向二三线及以下城市发力拓展。

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饿了么正是看中哈啰出行在二三线及以下城市的覆盖率,“就像滴滴出行APP可以订外卖一样,饿了么也将在哈啰出行设置入口。”

日渐融入阿里生态,哈啰出行CEO杨磊曾表示,“只要能对用户带来价值,对用户体验带来改善。我们愿意和更多的合作方建立业务上深度的结合,比如开放数据、产品的打通。阿里生态里面的企业,谈起来相对更容易一些。”

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认为,阿里系的出行业务陆续丰富,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互联网汽车方案提高等形态俱全。哈啰出行作为发展较为完备的企业,在阿里系出行战略中地位凸显。

如今腾讯系、阿里系企业占据互联网企业半壁江山。外卖领域,阿里收购饿了么与百度外卖,与腾讯系美团对垒。

大出行领域,滴滴已形成出行生态,美团收购摩拜单车、布局打车业务,出行战略可进可退。背靠阿里系的哈啰出行也将拥有更多资源,担负着阿里大出行战略的先锋,将与美团、滴滴正面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