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17_发现生活_发现美!

揭秘古代后宫佳丽生理期时是如何侍寝的?

梦17导读:   在古代封建君主专制集权社会,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一个人的天下,他就是皇帝,就是天子,就是万岁。所有女人都可以任由皇帝占

  在古代封建君主专制集权社会,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一个人的天下,他就是皇帝,就是天子,就是万岁。所有女人都可以任由皇帝占有、役使、蹂躏、纵欲,那就更不用说他自己后宫里的那些女人了,包括皇后娘娘、妃嫔媵嫱、宫娥杂役……只要他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临幸交欢,而不必有所顾虑。Y6s看世界

  但问题是,女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生理周期,过去叫月经、来潮、例假,现在也叫什么“老朋友”、“大姨妈”之类。一旦皇帝宠幸的这个后妃宫女来月经了,那该怎么办呢?难道就任由皇帝“闯红灯”吗?——因为与前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有过一段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山西师范大学副教授常艳,更是发明了一个既生动形象又让人恐怖的词儿:“带血作战”。后妃们难道也不得不要“带血作战”?Y6s看世界

  据文史学者李奉先先生考证,在古代,后宫女子在月经期间是可以拒绝皇帝临幸召见的,但是她们不能明着拒绝、生硬抵触,否则将会触犯龙颜,破坏他的“性致”,招来杀身之祸。Y6s看世界

  唐朝著名诗人王建曾写过一首《宫词》诗:“御池水色春来好,处处分流白玉渠。密奏君王知入月,唤人相伴洗裙裾。”其中的“入月”,就是指宫女来月经。她们通过“密奏”的方式委婉告知皇帝:我“来红”了,请您另外找其他女子解决生理上的需要吧。 梦17导读:   在古代封建君主专制集权社会,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一个人的天下,他就是皇帝,就是天子,就是万岁。所有女人都可以任由皇帝占

Y6s看世界

  历代后宫女人“密奏”“入月”的办法很多,但归根结底只有一种,那就是做记号。Y6s看世界

  早在汉朝的时候,后妃宫女做记号的情形在《史记》里已有明确记载:“天子诸侯群妾,以次进御,有月事止不御,更不口说,以丹注面目为识,令女史见之。”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无论天子还是诸侯的大小嫔妃,都必须按顺序“排班儿”伺候她们共有的夫君;哪个女子来了月经无法参加轮值,她不能直接说,而是用红颜色在脸上做个标记,让主管的“女史见之”。这里没说皇帝直接看到哪个女子脸上有红色标记就取消其临幸计划,而是由主管人员“密奏”。Y6s看世界

  除了“以丹注面目”,后妃宫女在月经期间还有戴戒指的做法,那也是一种记号。据《三余赘笔》记载,汉朝宫女们在月经来潮或者怀有身孕时,往往会在手上戴一枚金戒指,提醒帝王在此期间不可与其同房。所以金戒指也被称为“经戒之”,表明月经期间戒除性行为,是一种警示标志。至于如今的结婚戒指是否也有这样的功能,还有待于进一步探讨。Y6s看世界

  关于是戴金戒指还是戴银戒指,是戴左手还是右手,还有另一种说法,据说汉朝的后宫女子每当来月经或者怀孕时,就在左手戴一枚银戒指;如果被皇帝临幸了,则会赐给金指环,戴在右手上,并由女史记下与皇帝同房的时日,以备日后确定怀孕时刻进行核对。如果这种说法有依据的话,那么皇帝本人应该是清楚这些记号的。 梦17导读:   在古代封建君主专制集权社会,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一个人的天下,他就是皇帝,就是天子,就是万岁。所有女人都可以任由皇帝占

Y6s看世界

  还有《唐书》里也记载说,唐朝的后宫佳丽在“进御君王”之前,要结过女史的登记和安排。女史向每位女子发放两种小环,一种是金的,一种是银的。如果哪位女子有了身孕或者正处于月经期不能行房,她自己不必明说,只要把金指环套在左手上就可以了,作为“禁戒”的信号,女史见到就不安排她陪寝了。至于平时,女人们则把银环戴在右手上。Y6s看世界

  而到了五代时期,由于各地小朝廷林立,家家都有自己的规矩,宫女来月经所做标记亦便五花八门:有的是在手臂上系根红绳,有的是在腰间系根红绸带,有身份地位的宫女则在居室门外挂上不同颜色的灯笼,凡此等等,意在提示皇帝注意别“闯红灯”。Y6s看世界

  不过,有些皇帝颇为另类,闯红灯者大有人在,主要是太宠爱对方了。据载,唐玄宗晚年独宠杨玉环,杨贵妃在生理期间依然得接受临幸。月经时还要同房陪寝,其性爱的方式只能是抚慰与口交了。 梦17导读:   在古代封建君主专制集权社会,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一个人的天下,他就是皇帝,就是天子,就是万岁。所有女人都可以任由皇帝占

Y6s看世界

  到了宋朝及明清两朝,宫女来月经好像不再需要做记号了,而是直接告知主管女官记录在案即可,金戒指已经蜕化为纯粹的妆饰。这种礼仪方式的变化跟后宫管理制度的日趋完善,与皇权已受到一定的制约有直接关系。Y6s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