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17_发现生活_发现美!

八路军黄土岭战役击毙日军中将后为何差点挨批

梦17导读:     1939年10月的黄土岭伏击战,击毙了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这是自抗战开始以来中国军队击毙的日军军衔最高的军官,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战信心

 bCh看世界

    1939年10月的黄土岭伏击战,击毙了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这是自抗战开始以来中国军队击毙的日军军衔最高的军官,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战信心,也给了日军以沉重打击,日军哀叹:“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bCh看世界

    华北治安肃正bCh看世界

  1938年底,随着日军在中国正面战场的战略进攻暂时告一段落,战略重心开始转到对后方占领区的巩固上。计划在华北实行治安肃正方针,以军事扫荡和政治怀柔相结合的手段来巩固占领区的稳定,特别是要确保河北省北部、山西省北部、内蒙古和山东省的安定。bCh看世界

   决定从1939年1月到1940年3月,历时一年三个月,在华北分三期实行治安肃正。为此组建了一批警备师团和担负治安、扫荡任务的独立混成旅团。bCh看世界

  独立混成旅团不特定属于某个师团,在编制上通常是由旅团部、4-6个步兵大队、旅团炮兵队、旅团工兵队、旅团通信队等单位组成,总兵力约5000人,装备以轻武器为主,在火力、机动性和后勤补给能力上都不如普通的步兵旅团,而且由于兵员大都是新兵,又因为驻地分散难以进行必要的训练,所以整体战斗力明显低于普通的步兵旅团。bCh看世界

  但它们仍具有相当强的野战能力,可以说是为扫荡“量身定做”的。对于八路军而言,只有主力部队且在兵力占优时,才能成功打击独立混成旅团。bCh看世界

  黄土岭战斗的主角独立混成第2旅团就是这样一支部队,该旅团1938年2月在北平地区组建,隶属驻蒙军,驻防张家口。1939年秋根据日军治安肃正计划,独立混成第2旅团会同日军的第110师团、第26师团、独立混成第3旅团、独立混成第4旅团和独立混成第9旅团各一部,总兵力达两万余人,一起对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的涞源、阜平、五台地区进行扫荡。bCh看世界

   而独立混成第2旅团的主要扫荡地区就是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所在的涞源地区。bCh看世界

  为什么日军扫荡的目标选中了涞源?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将军在其回忆录中这样说:“因为涞源是敌我必争之地,如控制在我手,就能出涞源经察南挥兵北上,直攻阿部中将老巢张家口;在敌人方面,则把张家口至涞源一线据点视为插入我晋察军区的一把尖刀,企图用这把尖刀割裂我平西、察南、雁北根据地,阻我向察南、雁北活动,巩固其伪蒙疆国占领区。”bCh看世界

  雁宿崖前哨战bCh看世界

  11月2日,日军辻村宪吉大佐率独立混成第2旅团第1大队及伪军共1000余人,从涞源县城出动,分三路向水堡、走马驿、银坊方向进犯,企图寻歼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的指挥机关和部队。bCh看世界

  当时八路军的情报人员已经成功地渗透到日伪蒙疆国的高层,所以能够得到非常准确的情报。杨成武之前就获悉日军即将发动大规模扫荡,当得到这次日军的具体扫荡计划后,立即率领所属部队做好反扫荡准备,并计划在白石口以南地区利用有利地形,迎头痛击来犯的日军。bCh看世界

  就在前几天,杨成武从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驻地阜平县,返回易县南管头一分区司令部途中,专门去察看了从涞源到银坊的必经之路——雁宿崖和黄土岭一带的地形,他认为从涞源到银坊一路上都是连绵起伏的险峻山区,出涞源县城,进入长城的白石口,再往南到银坊,只有一条山路可以走,山路两侧都是陡峭的山崖,正是打伏击的好地方。bCh看世界

  根据日军来犯的情况,杨成武决定以部分兵力钳制和阻击水堡、走马驿两路之敌,集中主力打击从白石口、鼻子岭到银坊的敌人。这路日军恰恰就是辻村宪吉大佐率领的独立混成第2旅团第1大队主力——大队部和直属部队、2个步兵中队以及1个炮兵小队总共约500人。bCh看世界

  杨成武派一分区第三支队在白石口诱敌深入,将日军引入雁宿崖伏击圈。一分区3团和三分区2团分别埋伏在雁宿崖东、西侧山头,一分区1团则负责在白石口截断日军退路,一分区25团为预备队,除了负责诱敌深入的三支队外,杨成武集中了整整4个主力团总兵力达6000人来进行伏击,对这路500多日军形成了绝对优势,完全具备了歼灭孤军深入之敌的条件。 bCh看世界

  负责诱敌的三支队司令员曾雍雅外号“狼诱子”,最擅长诱敌深入。三支队又是地方部队,装备的多是老套筒、汉阳造,日军一交手就知道是土八路,觉得有便宜可占,一路追了下来。当日军走累了,三支队便不失时机地打上几枪,再逗引着日军追上来,就这样一路把日军引到了雁宿崖。bCh看世界

  杨成武见日军进入伏击圈便下令开火,3团、2团从东西两侧同时开火,1团迅速迂回到峡谷北口切断日军退路,3团一部则同时以火力封锁住了峡谷南口,这一来辻村的一大队完全成了瓮中之鳖。在八路军突然而猛烈的攻击下,日军死伤惨重,但残部据守两处阵地顽抗,最后八路军展开白刃战才解决战斗。bCh看世界

  激战至下午4时许,500多日军除了100多人寻隙逃脱、13人被生俘外,其余400人包括辻村宪吉在内全部被击毙,这一路日军的重武器,包括2门九四式75毫米山炮、2门70毫米九二式步兵炮、3挺重机枪、6挺轻机枪全部被八路军缴获。用八路军的话来说,杨成武这回可真是发了“洋财”。bCh看世界

  特别要说明的是,日军高层由于考虑到独立混成第2旅团有可能会对苏联、蒙古作战,刚刚优先换装最先进的九四式75毫米山炮,本来第1大队是没有装备的,这次为了扫荡八路军特意给它加强了一个原由旅团直属的、装备2门山炮的山炮小队,没想到等于是专门赶了几十里山路给八路军送大礼。 梦17导读:     1939年10月的黄土岭伏击战,击毙了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这是自抗战开始以来中国军队击毙的日军军衔最高的军官,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战信心

bCh看世界

  名将之花bCh看世界

  和日军打了多年交道,八路军深知其骄横成性,把武士道的尊严看得比什么都重,一旦吃亏后,必然会来报复。所以一分区部队在雁宿崖伏击战结束后,立即撤离战场,隐蔽于适当位置,待机再战。bCh看世界

  果然不出所料,雁宿崖战斗后,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极为恼怒,随即于11月3日亲率1500余人,沿着辻村走过的老路,再次直扑银坊进行报复性扫荡,企图消灭八路军主力,来挽回“皇军的体面”。bCh看世界

  杨成武决定继续以小部队在白石口一带迎击敌人,节节抗击,把日军诱至银坊以东的黄土岭一带,再集中主力将其包围歼灭。这个计划随即得到了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的批准。聂荣臻为了保证这次规模更大的伏击战的胜利,决定再加派一分区的20团和军区炮兵连参战,120师师长贺龙在得知这个情况后,也命令120师特务团迅速赶往银坊,归一分区指挥。这样,八路军在银坊地区就集中了6个主力团和1个炮兵连,总兵力达到上万人。bCh看世界

  同时,聂荣臻还命令26团和34团分别钳制易县、满城、徐水一线日军,八路军120师359旅的715团一部从灵丘县上寨向涞源县城积极活动,牵制涞源的日军,全力保障杨成武的一分区部队组织这次大伏击战。bCh看世界

  阿部规秀1886年出生,自日本著名的陆军士官学校第19期步兵科毕业,1937年8月晋升为陆军少将,担任关东军第1师团步兵第1旅团旅团长。他在关东军期间所带领的部队被称为常胜军,从未有过败绩,是关东军士兵最希望去的部队。他在日军中以擅长山地战闻名,所以在1938年10月,原蒙疆驻屯军司令兼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常冈宽治被八路军击伤后,便接任了常冈的职务。日军希望能够发挥他长于山地战的特点,与八路军在华北山区一争高下。bCh看世界

  1939年10月2日,也就是一个月前,阿部规秀刚刚晋升为陆军中将,不是陆大毕业、却能升到中将的,不说绝无仅有,也是凤毛麟角。有资料称阿部规秀是日军最年轻的中将,这并不确切。阿部士官学校的同期同学今村均,后来考进陆军大学,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成为所谓的“军刀组”成员(每一届陆军大学毕业生的前六名因为能够获得天皇御赐军刀而得名,“军刀组”通常被认为是日本军队真正的精英),晋升大佐就比阿部早了三年,晋升少将比阿部早两年,晋升中将也早了一年,后来一直晋升到大将,担任第八方面军司令,可以说比阿部出色多了,当上中将时也比阿部年轻。bCh看世界

  黄土岭之战bCh看世界

  11月4日夜,阿部规秀率部越过白石口,到达雁宿崖,但在这里连八路军和老百姓的影子都没看到,扑空的日军把八路军已经埋葬的辻村大队阵亡官兵的尸体,重新挖出来,架上木柴浇上汽油,全部火化后将骨灰带回。bCh看世界

  11月5日,阿部规秀判断八路军主力已向司格庄方向退走,决定迅速追击。八路军的诱敌部队还是三支队,按预定计划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节节抗击且战且退。在三支队若即若离的引诱下,阿部规秀欲战战不能,欲追追不及。当晚,阿部规秀带着疲惫不堪的部队进入司格庄,还是根本看不到八路军的影子,气急败坏的阿部命令部队放火烧光了老百姓的房屋以泄愤。bCh看世界

  11月6日,日军侦察分队终于报告在黄土岭一带发现八路军主力,已经两次扑空的阿部规秀求战心切,立即率领部队沿着崎岖山路直扑黄土岭。bCh看世界

  黄土岭,位于河北涞源、易县交界处,距离银坊约12公里。这个很土气的名字听起来让人觉得就是个黄土堆起来的山岭,但实际上是太行山脉北部的一个垭口,从黄土岭到易县,经过一条长约2500米的山谷,就能穿过太行山脉,进入华北平原的平坦大道。所以自古为战略要地,在村子的北、东、南三面的山梁上,直到今天依然还有东汉时期中山国古长城的遗迹。bCh看世界

  6日下午,当阿部规秀的部队进入黄土岭时,八路军主力已经在黄土岭以东的山谷地区设下了伏击圈。就在快要进入八路军的包围圈时,阿部见地形险恶,意识到很可能会有八路军伏击,所以他在黄土岭过夜后,次日凌晨便决定继续东进,经寨陀村、煤头店、浮图峪返回涞源。bCh看世界

  7日清晨,天空飘着细雨,山谷里弥漫着浓浓的雾气。就在这一片雾气之中,日军开始行动。一分区政委罗元发回忆说:“阿部规秀在山地战中确实有一套。前进时十分警惕,总是由约30多人的先头部队携好几挺轻重机枪,先行占领路侧小高地,然后大队才跟进。这样反复交替前进,足以看出阿部规秀是个很难对付的劲敌。”bCh看世界

  中午时分,日军的先头部队到达黄土岭东面的寨陀村,但主力却还在上庄子一线。直到下午3时许,后卫部队才离开黄土岭。阿部是故意把部队拉得这样长,想通过这种方式使八路军的伏击圈装不下他的全部兵力。尽管如此,日军还是一步步踏进了伏击圈。八路军一直耐心地等日军大部分都进入伏击圈后,才开始攻击,第1团、第25团迎头杀出,第3团和第2团从两翼,形成西南北三面合击之势。八路军集中4个主力团的100余挺机枪从各个山头向日军猛烈射击,然后发起冲锋。经过反复冲杀,日军被压缩在黄土岭、上庄子附近一条长约1000米、宽仅有百十米的山沟里。bCh看世界

  阿部很清楚,留在这里只会被动挨打,要想有一线生机,就必须强行杀开血路。于是他组织部队向寨坨村方向猛冲,但遭到八路军顽强阻击,便又改变方向,掉头向西,妄图从黄土岭方向突围逃回涞源。在黄土岭一线的3团坚守阵地,苦战不退。好在120师特务团及时赶到,从3团的左侧加入战斗,终于挫败了日军的突围企图。bCh看世界

  16时许,战斗正在激烈进行,1团团长陈正湘发现黄土岭与上庄子之间的教场村(距离黄土岭约1000米)附近,一座独立院落不时有日军军官进出,判断为日军指挥所,于是立即调军分区炮兵连进行炮击。 梦17导读:     1939年10月的黄土岭伏击战,击毙了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这是自抗战开始以来中国军队击毙的日军军衔最高的军官,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战信心

bCh看世界

 

 bCh看世界

  在杨九祥连长的指挥下,炮手李二喜连开四炮,第一发测距,第二发打远,第三发打近,第四发就非常精准地在院子里爆炸——这样的四发射击法是非常标准的炮击程序,而八路军当时也就只有四发炮弹!bCh看世界

  当时,阿部就坐在正房门口,作为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军官,看到第二、三发炮弹一远一近,知道下一发就肯定会比较有准头了,但没想到会这么准,炮弹就在正房门口爆炸,阿部腹部和双腿多处被弹片击中,到了晚上9时许伤重而死。bCh看世界

  阿部把指挥部设在这个独立院落时,就有人提出目标太明显了。但阿部看到院落里有百姓,一般情况下八路军知道有百姓就不会轻易开炮,所以认为没什么危险。谁知道之前八路军曾通知当地百姓撤退,这家人是没来得及撤,而八路军以为没有老百姓才开的炮。当时这家十几口人全部被日军关在东院,却没有一个人被炸伤。以至于后来老百姓都说,八路军的炮弹真是神了。bCh看世界

  阿部死后,由独立混成第2旅团独立第3大队大队长绿川忠治大佐接替指挥。11月8日天亮后,在飞机掩护下拼死突围。bCh看世界

  这时由蔚县、易县、满城、唐县、完县出动增援的日军都在向黄土岭方向全力攻击。八路军接到多路日军正向黄土岭靠拢的消息,为避免遭敌合击,便主动撤出战。这一战毙伤日军900多人,八路军伤亡也有500多人。bCh看世界

  影响深远bCh看世界

  八路军开始并不知道打死了日军的中将,由于日军增援部队迫近,而不得不撤出战斗,因此未能全歼被围的日军,所以在战后总结时,晋察冀军区还批评一分区打的不好,正准备要一分区做检讨。bCh看世界

  这时才从日本的广播中得知阿部规秀在黄土岭阵亡的消息,于是检讨会也立即改成庆祝大会了。随后参战部队马上派人去找寻阿部的遗物,据说找到了阿部的肩章和军刀,军刀后来送到延安,解放后就陈列在军事博物馆。而著名的白求恩医生也正是在这场战役中为受伤战士做手术时感染而牺牲。bCh看世界

  日军中将级军官在战场上被击毙,这在抗战开始以来还是第一次,因此对于日军的打击可以说非常沉重,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在挽联上写下:“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bCh看世界

  日本的《朝日新闻》连续三天对此进行了报道,特别提到:“自从皇军成立以来,中将级将官的牺牲,是没有这样例子的。”当阿部的骨灰送回东京时,东京降半旗致哀,很多高级将领都到车站迎接。bCh看世界

  晋察冀军区通令嘉奖了一分区炮兵连,高度赞扬了他们的这一历史性功勋。bCh看世界

  击毙阿部规秀的消息报道后,全国各地都发来贺电,国民政府也给八路军发来了嘉奖电:“朱总司令:据敌皓日(十九日)播音,敌辻村部队本月江日(三日)向冀西涞源进犯……支日(四日)阿部中将率部驰援,复陷我重围,阿部中将当场毙命。bCh看世界

  足见我官兵杀敌英勇,殊堪奖慰。希饬将上项战斗经过及出力官兵详查具报,以凭奖赏,为要。”为此还特别颁发了三万元的奖金。bCh看世界

  日军对晋察冀根据地的大扫荡也因为在雁宿崖、黄土岭战斗接连失利,损兵折将,士气低落,而不得不宣告失败。bCh看世界

  虽然黄土岭之战未能全歼被围的日军,但是击毙日军现役中将,绝对是了不得的大胜利。整个抗战期间被击毙的日军将官中,大部分都是现任大佐死后追晋的少将,真正的现任少将并不多,中将以上就更是屈指可数。所以,仅凭击毙现役中将这一点,黄土岭一战就足以名垂青史。bCh看世界